“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蘭國”(ISIS)成員15日在社交網站上公佈消息稱,他們處決了1700多名政府軍俘虜,並披露“現場照片”。這一消息強烈震動了全球媒體,自2003年伊拉克戰爭以來,這很可能是受難者最多的一次“集體屠殺”。
  幾天前ISIS突然攻占伊拉克第二大城市摩蘇爾,已令外界震驚。這次集體屠殺上千戰俘,不僅讓人看到該反叛組織的殘忍,也令世界重新領悟了伊拉克危機的深度。美國的航母已經開到波斯灣,華盛頓正在猶豫是否對ISIS發動空襲,但促成伊拉克悲劇的更像是結構性的合力,它們是不斷再生的,根本無法通過外部力量鏟除。
  美國於11年前不顧中俄及法德等國反對,在無聯合國授權情況下發動伊拉克戰爭,捅了馬蜂窩。美國輿論現在紛紛反思伊拉克戰爭“打錯了”,然而布什政府當時得到國會和美國大多數公眾的授權。民主制度沒能剋服美國社會對中東認識的局限,那時的美國精英們對“改造中東”信心滿滿。
  美國軍隊在伊拉剋死了幾千人,伊拉克全國死了幾十萬人,布什和拉姆斯菲爾德是不會為此承擔個人責任的,儘管這的確是“美國的錯誤”。但如果美國和整個西方能夠從伊戰中汲取刻骨銘心的教訓,改變美國今後“領導世界”的方式,也算是這些巨大代價換來一點正面的東西。
  美國需要承認,在改造西方厭惡的小國方面,美國和西方不是無所不能的。西方社會對非西方社會的瞭解過於膚淺,很多都是皮毛和想當然的東西,非西方社會內部有一些不為前者所知的強大內在力量,使得西方一些最引以為豪的東西,在伊拉克這樣的國家裡變得不堪一擊。
  西方需要對阿富汗、伊拉克這些看上去“破爛不堪”的社會有所敬畏,它們的內在結構一旦打破,往往會出現核裂變一般的能量釋放,從而一輪又一輪地吞沒和平重建的努力。
  美國的確為全球化註入了力量,它將西方價值觀的影響逐漸帶向世界的每個角落。但是很多人或許高估了美國文化傳播的政治意義,誤以為它是西方政治模式一統天下的先聲。其實它依然處在正常的文化交融範圍之內,西方政治的種子究竟能在哪裡開花結果,取決於各地的風土,還有很多當地的內在機緣。
  美國付出幾千士兵的生命,投入巨大物力和財力,但留下伊拉克這鍋既難看又難吃的夾生飯。伊拉克戰爭之前,美國輿論堅信伊拉克不會成為“第二個越南”,但現在看來,它就是變異了的“第二個越南”。
  然而美國能否汲取教訓,還是未知數。但世界要吃透伊拉克這個案例,從中看到美國這個西方“民主大國”犯如此嚴重的戰略錯誤是多麼容易。全球所有國家都受到外力的制約,而美國受到的制約是最弱的。它不斷受到為了私利而在國際上粗魯行事的誘惑。
  美國現在熱心於“亞太再平衡”,西太平洋如今矛盾叢生,誰能說這同美國的“戰略轉移”毫無關係?歷史不會簡單重覆,美國如果要“禍害”東亞,其方式也會和它在中東的表現不太一樣。是否“中招”,就看東亞人的智慧了。▲
(編輯:SN090)
創作者介紹

usrxrlawgmhb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